芦苇鹿尾

朝朝暮暮,生生死死,我为你而来。

【狛日】莫娜卡的日常生活 2(上)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嗯,这就是传说中的高产似母猪吗(并不)
——————分割线——————
周六

「唔噗噗噗噗嘻哈哈哈哈哈」

「咔哒」

我将手伸到床头柜前,关掉了那个一直吵个不停的黑白熊闹钟。

将脸凑到闹钟面前,定睛一看,早上七点半。

一反往常的赖着不起床,我从床上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也对,今天,是「那个」到来的日子呢。

打开门,发现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果然,爸爸昨晚被父亲又折腾得起不来了呢。

我叹了口气,思考着是否需要给爸爸买一些补肾壮阳的药品。

诶,对了,前几天看到电视上说的那些中药,比如人参,牛鞭,枸杞什么的,感觉好像挺有效的样子。

只要不让父亲下厨,基本上一切都不是问题……

嗯,就这么决定了,这也是为了爸爸和父亲的「性」福生活。

我点了点头,并对自己的决策感到十分满意。

「叮咚——」

门口的门铃突兀的响起。

来了,是「那个」来了。

我赶忙跑到门前,深吸一口气,将门把手向下拧。

「咔哒」

是七海姐姐。

她顺手带上了门,弯下腰,摸了摸我的头。

「小最中,你爸爸和父亲还没醒吧……」

她凑到我耳边,小声地问。铅粉色的头发微微戳在我的脖颈处,呼出的热气熏得我的耳朵也跟着热了起来。

「还……还没呢……」

在我说出这话的下一秒,我隔壁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

这脸打的我猝不及防……

只见爸爸双腿打着颤从房间出来,穿着低领睡衣,脖颈处的吻痕清晰可见。而望向我们这边的时候,眼神由原来的迷茫转变为惊恐,耷拉着的呆毛立刻立了起来……

「七海,你怎么来了……」

爸爸用双手捂住脖子,企图遮住脖颈上密密麻麻的吻痕,脸也由原来的苍白转为通红。

「日向君,一大早就这么吵吵闹闹的,是昨晚还没被我……诶,七海桑,你怎么来了?」

父亲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原来想要说的某些不堪的词眼,在看到七海姐姐时,突兀地停止了。

「是我叫七海姐姐来的,我想让她借给我以前一些比较经典的游戏……」

为了表明一下我的存在,我举起刚刚借到手的游戏机,在空中稍微晃了晃。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小最中,我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家里没人的时候不要乱开门……」

「可是爸爸和父亲都在家啊……」

「这只是一个比喻,万一你开门,有陌生人进来把你绑走了,到时候爸爸找不到你怎么办……」

爸爸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可是……我可是在猫眼里确认过之后才开的门啊……而且还不是怪爸爸昨天晚上被父亲……唔!」

好不容易找到插话的机会,正想好好倒倒苦水,话还没说一半,便被爸爸捂住了嘴。

「小孩子别管这么多,你只要知道,家里没人的时候别开门就行了……」

爸爸一脸窘迫,用极快的速度说完这句话后,便拿掉了捂住我嘴的手。

「呼……」

我长叹一口气。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这种事情我都不懂……

正当我在心里疯狂吐槽的时候,七海姐姐开口了。

「既然游戏机已经送到,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蹲了下来,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

「小最中,一定要好好珍惜姐姐的游戏机哦。多多去创造快乐的回忆,也是一种成长呢。」

七海姐姐说着,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等,等一下……」

正当七海姐姐转身准备开门的时候,我扯住了她的衣角。

爸爸和父亲也一脸惊愕的样子。

「那个……之前我才买的游戏,希望七海姐姐能和我一起玩……」

我转过头来,对爸爸和父亲笑了笑。

「当然,爸爸和父亲也是……」

……

「诶?」
「诶?」

两人:一脸懵逼.jpg

To be continue.

——————分割线——————
今天先写前半部分,下半部分就是四人游戏对战的描写了。这章对狛日的描写较少,下半部分可能就要多起来了。

当然,晚上一贯都要在言语上开车的(笑)

近期事情可能挺多的,又要分班考试又要军训的。

马上就要开学了呢~( ̄▽ ̄~)~开学之后更新时间可能就要改成一周至两周一更了。

当然,具体情况我会在开学之前详细说明的。

话说回来,自从莫娜卡变成家里蹲以后,就感觉莫名的萌这对,想象她们两个一起穿睡衣打游戏的场景,感觉十分有生活气息(并不)

最后,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上一篇末尾,莫娜卡叫←→田为「叔叔」,叫七海为「姐姐」……

看到没有←→田,这就是差距(笑)
——————分割线——————

莫娜卡的日记

x月x日 晴

今天父亲带我去了花村叔叔家,说是要我观摩一下花村叔叔的厨艺,顺便他去偷师。

于是,我们来到了「花村食堂」,开始了今天的观摩(偷师)之行。

一开始花村叔叔死活不让父亲进食堂,好像对父亲有心理阴影。

然后父亲从怀里拿出了一本杂志和几张CD,又在花村叔叔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然后花村叔叔笑得一脸猥琐,还流鼻血了……

然后,我们就被成功放进来了……

于是,我到现在还不知道父亲和花村叔叔说了什么……

在这之后,我经历了世界上最漫长的几个小时。

在父亲的逼迫下,我被迫吃下了他跟着花村叔叔学了几个小时的成果。

例如:

原本应该是放进茶泡饭的茶却变成了苹果醋。

原本应该是放进西红柿鸡蛋面的西红柿却变成了柿子。

原本应该是放进可乐鸡翅的可乐却变成了葡萄味的panta。

当父亲端出一个小碗并说这是最后一道菜时,我长吁了一口气。

终于要结束了……

直到那个碗摆在我面前,我才发现,这只是个开始……

「父亲,我想问一下,你这次做的又是什么啊……」

「紫薯粥。」

我看着面前这碗又蓝又灰又紫的不明浓稠液体,实在想象不出来它的原型竟是紫薯。

但这颜色怎么越看越眼熟呢……

直到我舀了一勺子放在眼前端详时,终于想起来这颜色的来历了。

「父亲……」

「嗯?」

「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杀了几只阿凡达……」

「…………」

于是之后,我被迫吃掉了父亲做的所有料理,一点不剩。

Fin.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