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鹿尾

朝朝暮暮,生生死死,我为你而来。

【狛日】莫娜卡的日常生活 3(上)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最近被学业逼到发疯,利用空余时间写的一篇,没有空去琢磨,于是写了第三人称视角。

话不多说,进入正文。

———————分割线———————

1.日向创的场合

“呐,爸爸,能不能过会再走……”

莫娜卡抱着爸爸送我的外观有些恶心的莫诺美玩偶,喊住了即将离开房间的日向。

“嗯?小最中睡不着吗?”

日向扭过头来,关心的神情让莫娜卡立马摆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爸爸,我想听你讲故事,讲完我就乖乖睡觉了,好不好……”莫娜卡向床里面挪了挪身子,拍了拍旁边的空当。

“……那就只讲一个哦,讲完小最中就要乖乖睡觉哦。”

日向头扭向莫娜卡,看也不看就从书架中随便抽出一本书,掀开被子的一角坐了下来。

打开书页,清了清嗓子,日向开始了他的演讲。

————请开始你的表演————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子,他被一个很坏很坏的国王囚禁在一座结构很复杂的高塔里……”

额,是不是有些不对……

日向按耐住心里的不适,继续读了下去。

“可是,有个巫婆倾心王子已久,为了救出王子,她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打败了坏国王,来到了高塔上……”

“爸爸,这个巫婆好勇敢啊!”莫娜卡看向日向,眼睛里满满的都是闪亮亮的钦佩。

“哈哈,应该是这样吧……”日向扯了扯嘴角,他发出的干笑声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

“……巫婆终于见到了王子,可王子却说自己喜欢的是那个坏国王的女儿,也就是美丽的公主……”

“……巫婆十分伤心,于是她将坏国王与公主都带到了王子的面前……”

日向看到故事的结尾,突然有种吐口老血的冲动,但看到身旁莫娜卡闪闪发光的眼睛,顿了一会,还是讲出了结尾。

“咳咳,伤心欲绝的巫婆化悲痛为力量,在王子面前亲手……砍下了坏国王的头,在毒杀了公主后,咳咳,扒下了她的皮囊……”

“然后巫婆就用黑魔法迷惑了王子,两个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结局一点也不可喜可贺好吗……

真是净TM扯淡……

日向合上书,看到了封面几个粗体大字。

《黑暗童话精选一百篇》

——————————江之岛盾子著

“小最中你以后还是不要看这种东西了,对心理健康不好,好了快睡吧……”日向拿起书本,帮莫娜卡掖好被子后,关掉了小台灯。

“那么,故事讲完了,小最中该睡了哦。”

“晚安,祝好梦。”

“爸爸晚安。”



黑暗中,放在角落的黑白熊玩偶的红色眼睛,发出了幽幽的红光。


To be continue.

—————分割线—————

用电脑赶出来的一篇小文章,篇幅不多,分成上下两部分,下一部分是谁我不说你们都懂的。

下篇会带有正式狛日因素,这次占tag真是抱歉。

好了,废话不多说,我要投身至学习中了。

我们下次再见。

【狛日】升空的焰火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私设时间为世界重建,两人未回到贾巴沃克岛,而是留了下来。
●总之,食用请谨慎。
——————分割线——————
「真稀奇呢,身为预备学科的日向君竟然会邀请我一起逛街,真是令我意想不到呢……」

与此时话语相符的不耐烦表情,狛枝凪斗就这么跟在在前面跌跌撞撞跑着的棕发少年。

「喂,你能不能把前面的几个字去掉,难得把你约出来,不要说这么毁气氛的话好不好啊!」小声的抱怨传到了日向的耳朵,即使一向好脾气的他,听到自己在意的人对自己的不满,心里不由得有些小情绪。

「反正日向君把我约出来,也一定只是要买一些无关紧要毫无特点的东西而已,比如……」

狛枝的手抬了起来,手指指向日向手中抓着的草饼。

「喂喂,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低头看了看手上抓的草饼,日向停了下来,晚上昏暗的灯光使得狛枝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只能听到无奈中夹杂着一丝不满的语气。

「难道不是吗?预备学科的脑回路难道一向都这么迟钝吗?」这么一停,狛枝终于追上了日向,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好了别磨蹭了,赶紧走吧,如果日向君你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浪费时间的话。」狛枝特地将「一个人」三个字咬得特别重,仿佛想撇清自己与日向的关系。

「……」日向看着狛枝毫不犹豫向前走的背影,扁了扁嘴,一抬手,将草饼扔进垃圾桶里,奔向前面的背影。

于是,一路沉默。

本来习惯了一路吵吵闹闹的狛枝,在面对这么安静的日向时,突然有些不习惯。

「话是不是说得有些重了啊……」狛枝心里有些后悔,但他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

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而已,既然没有作为希望的踏脚石的觉悟与价值,那么这人并不值得同情……

他是这么想的。

「我们便在这个地方分开来吧,30分钟后就在这棵大树下集合,怎么样?」狛枝指着前面的古树,转过头来询问日向的意见。

「嗯。」日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等到狛枝离开后,日向抬头,看着树枝上系满红绳与纸条的古树,小声嘟囔了一句。

「傻瓜……」

「今天可是七夕啊……」

——————————————————
狛枝并没有走多远。

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想平息心中的烦躁,可是一闭眼,浮现的就是日向那双微微发红的眼睛,耳边人群嘈杂更是让他无法安静。

「真是……令人生厌……」抚上左手,冰凉的机械触感提醒了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醒醒吧,狛枝凪斗,日向创是个罪人,神座出流是个罪人,你也是。」

「垃圾渣滓什么的,是不值得拥有幸福什么的。」

「同样,企图摧毁希望的人,更不值得拥有幸福……」

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

可是,为什么,明明只是垃圾渣滓而已,为什么还会为区区一个预备学科心疼呢……

「啊,狛枝,你终于来了。」日向坐在树下的石椅上,看到走过来的狛枝,一脸开心。

「嗯?你右手提的什么?」

「没什么,路边刚买的土特产而已。」狛枝将用布裹得严严实实的草饼盒放在椅子上,掸了掸椅子上的灰之后坐了下来,一脸平静。

一阵无言。

「对了,狛枝,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日向转过头来问狛枝,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不知道,今天出门没看日历。」

「狛枝你这样会把天聊死的你知道吗……」

「跟预备学科……」

「停!说了多少遍了,我的名字是日向创,不是预备学科!都生活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就不能别每句都要加上这个词吗?」日向鼓起脸颊,佯装生气的样子却意外的可爱。

「哦……」

又是一阵沉默……

「日向君,可以回去了吗?待在这里你不觉得浪费时间吗?」狛枝出声询问,这一次的态度倒是比之前诚恳很多 。

「等等,马上就快了。」

狛枝看向日向,那双异色瞳里充满了喜悦与希冀,与之前在船上看到的那毫无生气的瞳孔有这天壤之别。

这次,是不是会有些不一样呢,狛枝想着。

日向看着天空,口中轻念出声。

「五……」

如果这次,真的有些不一样的话……

「四……」

如果这次可以的话……

「三……」

那么,就这么小小的任性一次,就在今天晚上,就在这棵树下……

「二……」

想把内心的想法传达给他,想鼓起勇气说出口,想通过这次,重新将历史翻篇,想两个人重新书写属于「日向创」与「狛枝凪斗」的人生。

「一!」

想说出口啊!

「啪!」

钟楼的秒针转到12的那一刻,光芒绽放在空中,一朵两朵,吸引了人们的视线。伴随着烟花在空中的爆炸声的,还有传来的悠远的钟声。

一声两声,渐渐揪紧了坐在树下的两人的心。

夏夜微凉的风,绽放在夜空中的烟花,绵长的钟声,灯火通明的街道……

几乎所有人都停驻在广场上,观赏着这在空中的盛大的宴会。

「啪啪啪啪啪……」

烟花仿佛在耳边炸开的一样,爆炸声络绎不绝的在耳边响起,一道光升起,在夜空中成长,盛开,凋零,坠落……

心线相互连结,缠绕,扭曲,断裂,时而复原……

心中有什么在悄悄滋生着,突破重重障碍,冲过最后的束缚,伸展着身躯……

「好き。」

夹杂在烟花炸裂声中的一句微不起眼的告白,如同另一朵烟花,在心中炸裂。

日向创偷偷瞥了一眼狛枝凪斗。

漫不经心地看着夜空,仿佛下一刻就会将视线转移一般的状态。

什么嘛,完全没听到嘛……

日向稍稍有些泄气,于是在下一朵烟花炸裂的时候,又一次开了口。

「好き好き好き……」

仿佛是为了打气一样,一口气说了三遍,但身旁的人反应好像依旧没有反应。

「唉……」日向轻轻叹了口气。看来又失败了呢,他在心里念叨。

不过也不碍事,反正这也并不是第一次失败了……

正当他准备站起身时,听见了一个轻得快要听不见的声音。

「嗯……」

日向像触电了一般转过头,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流向了大脑,刺激得他头脑发涨。

理智告诉他,单单凭一个音节,并不能代表什么,只不过是声带的振动而已,并不需要大惊小怪的。

虽然是这样……

「狛枝,你刚刚说什么?」不可置信地开口,眼神里透露出的不可思议,大大愉悦了狛枝的心。

这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日向君脸红的样子呢……

「我一直都知道哦,日向君喜欢我的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夜空中一连炸开了十几朵烟花,仿佛日向此时心里的感受。

他知道了他知道了他知道了……

「你你你刚刚不会全听见了吧!」日向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说话也开始变得结结巴巴的……

「喂喂,好歹是有着〈超高校级的希望〉称呼的神座出流,怎么说话结结巴巴的,一点都不像你呢,日向创。」

烟花的声音太大,将狛枝的声音压了下去,但以日向的才能,还是读懂了狛枝的唇语。

他说,我也是。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这是,答应了?

一反往常的冷静理智,日向此时慌张得就像个怀春少女,感觉世界此时都在打转。

右手被冰凉的义肢牵起,但日向知道,此时它属于一个鲜活的生命,属于一个温柔的少年。

「我说过的,我一直深爱着日向君心中沉睡的希望……」

如果这次不一样的话……

那么,接受平时所不屑的预备学科,接受这个毫无特点的人,接受这个曾企图摧毁绝望的人,与他一起向这个世界赎罪的话……

倒也不是不可以呢……

虽然这么做可能有些对不起一直所信仰的希望,但……

「所以,在一起也可以的哦……」

「还有,七夕节快乐,日向君。」

烟花声的微小间隙中,这一句清晰的传达了过来。

盛大的宴会进入了高潮,夜空中含苞的花,仿佛是为了这一刻,竞相开放。

我从来都不相信神,但是这一次,我从未如此感谢神明,感谢他让你我的命运从此相交。

「升空的焰火,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和你一起,在哪里都是最好的视角。

——————————————Fin————————————
七夕快乐∪・ω・∪(来自一个单身狗的祝福)

军训完之后带给各位的礼物(写完已晕死在床上)

磨磨蹭蹭想了几天的脑洞,每天晚上训完回家后就各种思考人生,终于写出这篇我写过的最长的文。

这次的灵感来源是《升空的焰火,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以及《打上花火》。(八爷赛高)

本来最后想用句英文装个高逼格来着,想想还是算了。

回过头发现真是各种ooc,羞耻度爆炸(捂脸),但如果各位喜欢的话真是太好了。

七夕过完,就要开学了,你们即将失去一个勤快(并不)的我😂。

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

啊啊啊喜欢的太太给我点蓝手了好开心
(发完这条滚去补作业)

【狛日】莫娜卡的日常生活 番外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写完这篇文,我要去赶作业了(默默拿出笔和书)

后面几天军训,更文时间可能不太稳定,真是不好意思。

——————分割线——————
那还是,希望被绝望逐渐侵蚀的时候。

那时,世界被绝望笼罩,我还是属于「希望的战士」的核心,父亲还是属于我们的召使。

其实也想想,在那个时候,召使似乎是完全没有目的地帮助我们,明明说着「只想活下去」的话,却比谁都笑得轻松自在。

仿佛他自身并未参加这个我设计的看似荒诞的游戏。

明明只是个召使而已……

明明只是个召使而已……

————————————

「我会栽培你,让你成为比她还像她的伪物哦……」

「对〈她〉既憎恨又深爱的我,一定能让你变得比她还像她……」

少年这么说着,向废墟下的少女伸出了手,一贯的微笑中却似乎带着一丝疯狂,还有偏执。

————————————

「呐,召使。」夜晚降临时分,我喊住了他。

「嗯?不知找我这个垃圾渣滓有何贵干?」明明是自贬的话语,他却依旧笑得像个温良的少年一样,毫不在意地说出口。

微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柔柔地撒了进来,洒在召使的身上,更给这个家伙显露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你之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说要帮助我成为第二代江之岛盾子的事……」

「我说过了吧,我会尽心尽力把你培养成比她还要像她的伪物了,还是说……」

召使一步步走向我,原本暴露在月光下的身躯没入黑暗中。

「你并没有做好成为〈她〉的觉悟吗?」

召使抬起左手,摘掉手套,露出那只纤细的女人手。月光下,涂着红色的指甲油的指甲在黑暗中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那只手,曾经温柔地抚摸过我的头,也曾在我的头上比过V字手。

我知道的,那个人已经不会再醒来了,已经不会在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令人绝望的话语了。

「我说过的事,说出来就一定要做到,不管是答应你的事,还是继承盾子姐遗志的事。」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

重新带上手套,微弱的光最终熄灭在黑暗里。

————————————

「抱歉,最近有点事要处理,可能没办法继续呆在这里了。」

「要去哪?」我靠在他房间的门框上,故意说的毫不在意。

「据说在之前是个旅游胜地呢,不知道在那里能不能找到残存的希望呢。」

恶心。

我最讨厌他在谈论希望与绝望时,那带着追求与疯狂的表情。

「但是,我和你约定的事,不要忘记哦。虽然现在还没有完成,但在我看来,你已经是……」

「第二代的〈超高校级的绝望〉了呢。」

「喂,临走前再问你最后一件事。」在废弃大楼的门口,我扯住了他的衣角。

「召使,你的名字叫什么,总不能一直叫做〈希望的踏脚石〉吧?」

召使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在我面前,露出了最后一次的笑容。

「狛枝凪斗哦。」

然后走得毫不拖泥带水。

所以……

「最后也不肯喊一次我的名字吗……」

——————————

无聊。

到最后,你眼中我的存在,不是「塔和最中」,只是「第二代江之岛盾子」,仅此而已。

无聊无聊无聊……

我放下手中的游戏机,将脸埋在柔软的抱枕里。

到头来,并没有人关心「塔和最中」的存在,有的只是鄙夷而已。

就像召使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眼神,明明看的是「塔和最中」,眼神里透露出的疯狂,却那么令人不寒而栗。

没有开灯,我点上一支蜡烛,就这么看着微弱的烛焰在风中摇摆不定。

突然心里就产生了一丝快感。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我打开了手中蓝羊的易拉罐。

继承她的遗志,承载着她的绝望……

带着他的期望,承载着他的希望……

「变成废柴吧……」

将两人打入无尽的深渊,之后……

万劫不复。

「蓝色的小羊羔,折断你的翅膀哦……」

————————————

啊咧?

啊咧啊咧啊咧?

感觉好像梦到了以前的事情呢。

我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却是白色的天花板。

坐起身子,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

我朝四周看了看,除了发现床头柜前的一瓶蓝羊,毫无收获。

哦对,想起来了,我吃了父亲做的什锦果汁之后,好像就昏了过去。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食物中毒?

「啪!」房门被突兀的打开。

「没事吧,莫娜卡,据说是食物中毒呢。狛枝,你是不是让小最中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爸爸一脸担心的望着我,之后用眼神狠狠地瞪了父亲。

父亲站在一旁心虚地笑着。

「没事的爸爸,我一点问题都没有。比起这些……」

「父亲,能叫一遍我的名字吗?」

「诶,有什么问题吗,小最中?」父亲表情有些惊讶,伸出左手,摸了摸我的前额。

铁制的机械手,明明不带一点温度,可我此时却莫名的感觉到了温暖。

「没事哦,倒不如说……」

我拿起床头柜前的蓝羊,打开易拉环,喝了一口。

「我感觉现在很开心呢。」

————————————Fin————————————

嗯,可能有人看不懂,这并不是平行世界观。

其实本来的私设是世界开始重建,但是江之岛还没有死,但后来想想,左手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呢。

于是……

之前的私设是七海并未牺牲,详情请看系列第二篇。

不过这本来就是私设嘛,既然七海以存活的世界观出现,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让盾子在这个世界观用其他方式出现嘛。

咳咳,话题扯远了。

这篇其实并没有多少狛日因素,除了最后日向的那一瞪(笑)。

但这本身就是番外嘛,少一点也没什么的(被拖走)。

废柴饮料的蓝羊真的很有用呢,狛枝你说你让莫娜卡喝了多少(bushi)

以及,20fo感谢,一个月不到涨粉这么多,也是挺开心的呢。

在这里立个flag,到50fo的时候,就请各位点梗,只要是含有狛日或者莫娜卡的,基本上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么,就这样,我去补作业了。

————————————

莫娜卡的日记

x月x日 阴转晴

爸爸得知了我食物中毒的原因后,几天都没给父亲好脸色。

我出院后,父亲用了各种办法,包括道歉,求饶,讨好,魅惑(?),都没能让爸爸屈服于他。

←→田叔叔在医院说父亲这是咎由自取,而花村叔叔说这是男人的浪漫。

所以最近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

果然还是新月君最好了٩( 'ω' )و

经过父亲的不懈努力,终于,在某天的晚上,隔壁房间又想起了我听习惯的污言秽语。

第二天,我遇见客厅里的父亲,顺便问了一下他是怎么让爸爸屈服于他的。

「秘密。」他这么说。

我自讨没趣之后,又去房间找爸爸。

「该死的狛枝,竟然给老子下〈哔——〉药……」爸爸躺在床上,一脸悔不当初。

……………………

果然男人都是可怕的生物……

所以还是新月君最棒了(´▽`)ノ♪

———————————FIN——————————

【狛日】莫娜卡的日常生活 2(下)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考试之前熬夜发文……不说了我睡了……

——————分割线——————

我艰难地将纸箱从房间拖到客厅,由于平时缺少锻炼的原因,我是半喘半拖地完成了整个过程。

看来之后去学校要让大门大同学稍微指导一下了……

「诶,小最中竟然收集了这么多游戏呢……」

爸爸将纸箱里的游戏手柄一个个的拿了出来。

「我看看,《新超级马里奥兄弟》、《超级马里奥银河》、《超级马里奥will》……诶?」

「好想大部分超级马里奥系列的呢……」

啊啦啦,这只是一部分而已啦。

「我们今天要玩的,是这个啦……」

我朝着父亲的方向眨了眨眼,将手伸入箱底,拿出了这个。

「那个,是大富翁?」

爸爸看着我手上的游戏,一脸不可思议。

「如果是这种人生游戏的话,狛枝不是早就赢了吗?」 爸爸小声抱怨道……

「诶,竟然是大富翁啊,不知道今天幸运会不会降临在我身上呢……」

父亲脸上写满了四个字「满怀期待」。

「不过像我这样的垃圾渣滓,还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做七海桑和日向君内心那闪耀的希望的踏脚石呢……」

父亲,这是我挑的游戏,你为什么唯独漏掉了我……

「还是赶紧开始吧……」

爸爸捂住父亲的嘴,生怕他再说出一些贬低自己的话。

「那我去倒些水来,小最中就喝些饮料吧。」

七海姐姐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眼熟的保温杯。

卧槽……该不会是……

我立即想到了前几天让左右田叔叔住院的罪魁祸首,然而我又默默否定掉了。

不会的,爸爸在那天之后,应该早就把那瓶奶昔倒掉了啊……

我这么想着,明明是夏天,开着的空调也无法遏止住我不停往外流的冷汗。

就在这时……

「日向君,我们来打个赌吧……」

「什么?」

「就赌这次大富翁的最终胜者。」

「……为什么我要和你赌啊!明明才能是超高校级的幸运,我这个预备学科的再和你赌岂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可是日向君不是什么才能都有吗,应该也包括超高校级的幸运才对嘛,这样我们就两清啦。而且从才能方面的话,倒是日向君占的优势更大吧……」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而且……」

父亲说着,半边身子靠向爸爸,整个人像条年糕一样黏在爸爸身上,眼神里充满了不可言说的魅惑。

(诶,我这句话里的词都好高级啊……)

「如果,你赢了的话,今晚你在上面哦……」

父亲笑了笑,在临离开爸爸身上时,轻轻地往爸爸的耳朵里吹了口气。

喂喂喂,我还在这呢,你们当着我的面调情真的好吗……

「嘤!」

爸爸的耳朵瞬间变得通红,眼神开始变得闪烁起来,不知道小声嘟囔着什么。

「赌,赌就赌,我才不怕呢!」

「诶,赌什么,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我也要加入。」

七海姐姐将保温杯递给我,兴致勃勃地要加入爸爸和父亲两人的……

那个什么……py交易,是这样说的吧。

「那个,七海姐姐,还是算了吧,这是男孩子之间的打赌,我们还是不要参一脚了吧……」我伸出手,扯住了她的衣角,试图说服七海姐姐。

「诶,那既然小最中这么说,那就这样吧……」

我欣慰地点点头,拧开了保温杯的盖子……

我去,奶昔2.0版。

浓稠的液体在杯中微微晃动,仿佛诉说着它被人喝下去之后那人的惨痛下场。

而浅绿色液体中隐隐约约看见星星点点的深绿色物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葱?!!

我咽了口口水,立即拧紧了盖子,然后将杯子放在一旁。

我需要时间冷静一下,刚刚看到的那个画面太具有冲击性了……

「那么,开始了哦……」爸爸连好线之后,扭过头提醒我们。

石头剪刀布决定输赢之后,顺序是这样的,依次是:父亲,爸爸,七海姐姐和我。

「所以到头来我才是最不幸的那个吗?」我低头看了看出见到的手,恨不得啃上几口。

开场之后,父亲踌躇了几下,按下了掷骰子的键。

「卧槽!」爸爸看清骰子的总点数之后,下意识的骂了一句。

十个六……

我在心里默默的计算一下……

6的概率是1/6,那么十个6的概率也就是……

「1/60466176……」

「1/60466176……」

「1/60466176……」

我们三人同时出声,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敢相信」四个字。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点数似曾相识呢……」七海姐姐挠了挠头,有些不自在地说道。

………………

自那之后,父亲的运气似乎用光了,基本上前进的步数没有多少,反而由于经常在爸爸的资产下停步,被讹走了不少钱。

于是,资产被爸爸坑光的父亲,原·超高校级的幸运的父亲,成为了第一个出局者。

当屏幕上显示父亲出局的画面时,我听见身旁的爸爸明显松了一口气,估计应该是为自己的胜利而松了一口气吧。

………………

一番苦战后,格子里基本上都是爸爸的资产了,于是这场游戏的胜者也不言而喻。

「啊,日向君赢了呢,好不甘心啊……啊,这么晚了,我得先走了,爸爸应该马上就要烧好午饭了呢……」

墙上的挂钟指针指向了11点30分。

「那……七海姐以后再来玩啊,下次我会挑更好玩的游戏哦……」我向门口的七海姐挥了挥手。

「好啊,下次让爸爸和哥哥也一起来哦……」七海姐朝着我们的方向挥手告别。

「嘭!」大门关上了。

——————晚上——————
「嘭!」我关上房门,换好黑白熊睡衣,拿出了游戏机,打开零食袋,做好了熬夜的准备。

…………
「那么,我愿赌服输哦……」父亲的声音里没有一点不满。

「哦……好」为毛爸爸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还懵着呢。

加油啊爸爸,这可是你唯一能反攻的机会了(ง •̀_•́)ง

于是…………

「狛枝,呀,轻一点……」

「诶,为什么,今天可是日向君在上面哦,我不是已经让步很多了吗……」

「还是说日向君在上面想要试试各种姿势呢……哎呀日向君可真是个变态呢……」

「你,你个流氓……啊!」

我按下暂停键,将帽子往前拉了拉,试图遮住自己失望的眼神。

夜晚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分割线——————
其实本来想写四人一起玩马里奥兄弟来着,一直没决定好是什么版本,这个决定便胎死腹中了……

于是用了动画里出现过的大富翁梗,但由于对这游戏的不熟悉,还是把过程直接省了。

真是对不起(鞠躬)

在这里还有一件事要公布,那就是……

由于后面开学,学校属于月假制,所以可能没有多少时间来更新文章。

也许是一周一更,也许是两周一更,也许……

但我保证,这个连载肯定不会被腰斩,还有另一个tag的文章也不会。

在这里向各位看官姥爷郑重说一声对不起。

——————彩蛋——————
莫娜卡的日记

x月x日 晴

到最后,那瓶未知液体我还是没有勇气喝下去。

七海姐走了之后,我就把它重新赛回了冰箱。

之后询问了父亲那是什么,父亲是回答「什锦果汁」。

???果汁还能什锦,父亲你以为这是斤装糖果吗?

之后我亲眼目睹了父亲是如何毁掉一杯果汁的……

各种水果去皮之后,放入搅拌机,向里面加入水,砂糖,猪油以及……生粉。

看来父亲认为是个喝的就要往里面加猪油和奶昔……

以及,为什么要放生粉啊!父亲你不是在做菜,是在做果汁啊……

倒出后,再向里面加入切好的葱花,蒜叶等……

什锦果汁就这么完成了……

于是,我在父亲满怀期待的眼神下,喝点了整整一杯……

………………不写了我肚子疼去上厕所了。

Fin.

【狛日】莫娜卡的日常生活 2(上)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嗯,这就是传说中的高产似母猪吗(并不)
——————分割线——————
周六

「唔噗噗噗噗嘻哈哈哈哈哈」

「咔哒」

我将手伸到床头柜前,关掉了那个一直吵个不停的黑白熊闹钟。

将脸凑到闹钟面前,定睛一看,早上七点半。

一反往常的赖着不起床,我从床上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也对,今天,是「那个」到来的日子呢。

打开门,发现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果然,爸爸昨晚被父亲又折腾得起不来了呢。

我叹了口气,思考着是否需要给爸爸买一些补肾壮阳的药品。

诶,对了,前几天看到电视上说的那些中药,比如人参,牛鞭,枸杞什么的,感觉好像挺有效的样子。

只要不让父亲下厨,基本上一切都不是问题……

嗯,就这么决定了,这也是为了爸爸和父亲的「性」福生活。

我点了点头,并对自己的决策感到十分满意。

「叮咚——」

门口的门铃突兀的响起。

来了,是「那个」来了。

我赶忙跑到门前,深吸一口气,将门把手向下拧。

「咔哒」

是七海姐姐。

她顺手带上了门,弯下腰,摸了摸我的头。

「小最中,你爸爸和父亲还没醒吧……」

她凑到我耳边,小声地问。铅粉色的头发微微戳在我的脖颈处,呼出的热气熏得我的耳朵也跟着热了起来。

「还……还没呢……」

在我说出这话的下一秒,我隔壁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

这脸打的我猝不及防……

只见爸爸双腿打着颤从房间出来,穿着低领睡衣,脖颈处的吻痕清晰可见。而望向我们这边的时候,眼神由原来的迷茫转变为惊恐,耷拉着的呆毛立刻立了起来……

「七海,你怎么来了……」

爸爸用双手捂住脖子,企图遮住脖颈上密密麻麻的吻痕,脸也由原来的苍白转为通红。

「日向君,一大早就这么吵吵闹闹的,是昨晚还没被我……诶,七海桑,你怎么来了?」

父亲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原来想要说的某些不堪的词眼,在看到七海姐姐时,突兀地停止了。

「是我叫七海姐姐来的,我想让她借给我以前一些比较经典的游戏……」

为了表明一下我的存在,我举起刚刚借到手的游戏机,在空中稍微晃了晃。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小最中,我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家里没人的时候不要乱开门……」

「可是爸爸和父亲都在家啊……」

「这只是一个比喻,万一你开门,有陌生人进来把你绑走了,到时候爸爸找不到你怎么办……」

爸爸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可是……我可是在猫眼里确认过之后才开的门啊……而且还不是怪爸爸昨天晚上被父亲……唔!」

好不容易找到插话的机会,正想好好倒倒苦水,话还没说一半,便被爸爸捂住了嘴。

「小孩子别管这么多,你只要知道,家里没人的时候别开门就行了……」

爸爸一脸窘迫,用极快的速度说完这句话后,便拿掉了捂住我嘴的手。

「呼……」

我长叹一口气。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这种事情我都不懂……

正当我在心里疯狂吐槽的时候,七海姐姐开口了。

「既然游戏机已经送到,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蹲了下来,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

「小最中,一定要好好珍惜姐姐的游戏机哦。多多去创造快乐的回忆,也是一种成长呢。」

七海姐姐说着,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等,等一下……」

正当七海姐姐转身准备开门的时候,我扯住了她的衣角。

爸爸和父亲也一脸惊愕的样子。

「那个……之前我才买的游戏,希望七海姐姐能和我一起玩……」

我转过头来,对爸爸和父亲笑了笑。

「当然,爸爸和父亲也是……」

……

「诶?」
「诶?」

两人:一脸懵逼.jpg

To be continue.

——————分割线——————
今天先写前半部分,下半部分就是四人游戏对战的描写了。这章对狛日的描写较少,下半部分可能就要多起来了。

当然,晚上一贯都要在言语上开车的(笑)

近期事情可能挺多的,又要分班考试又要军训的。

马上就要开学了呢~( ̄▽ ̄~)~开学之后更新时间可能就要改成一周至两周一更了。

当然,具体情况我会在开学之前详细说明的。

话说回来,自从莫娜卡变成家里蹲以后,就感觉莫名的萌这对,想象她们两个一起穿睡衣打游戏的场景,感觉十分有生活气息(并不)

最后,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上一篇末尾,莫娜卡叫←→田为「叔叔」,叫七海为「姐姐」……

看到没有←→田,这就是差距(笑)
——————分割线——————

莫娜卡的日记

x月x日 晴

今天父亲带我去了花村叔叔家,说是要我观摩一下花村叔叔的厨艺,顺便他去偷师。

于是,我们来到了「花村食堂」,开始了今天的观摩(偷师)之行。

一开始花村叔叔死活不让父亲进食堂,好像对父亲有心理阴影。

然后父亲从怀里拿出了一本杂志和几张CD,又在花村叔叔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然后花村叔叔笑得一脸猥琐,还流鼻血了……

然后,我们就被成功放进来了……

于是,我到现在还不知道父亲和花村叔叔说了什么……

在这之后,我经历了世界上最漫长的几个小时。

在父亲的逼迫下,我被迫吃下了他跟着花村叔叔学了几个小时的成果。

例如:

原本应该是放进茶泡饭的茶却变成了苹果醋。

原本应该是放进西红柿鸡蛋面的西红柿却变成了柿子。

原本应该是放进可乐鸡翅的可乐却变成了葡萄味的panta。

当父亲端出一个小碗并说这是最后一道菜时,我长吁了一口气。

终于要结束了……

直到那个碗摆在我面前,我才发现,这只是个开始……

「父亲,我想问一下,你这次做的又是什么啊……」

「紫薯粥。」

我看着面前这碗又蓝又灰又紫的不明浓稠液体,实在想象不出来它的原型竟是紫薯。

但这颜色怎么越看越眼熟呢……

直到我舀了一勺子放在眼前端详时,终于想起来这颜色的来历了。

「父亲……」

「嗯?」

「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杀了几只阿凡达……」

「…………」

于是之后,我被迫吃掉了父亲做的所有料理,一点不剩。

Fin.

【狛日】莫娜卡的日常生活 1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人物属于官方,但ooc属于我。

真的很想说一天更一篇的大话,但是我懒_(:з」∠)_
——————分割线——————

由于最近晚上熬夜打游戏,我的睡眠有些不足,以至于上课睡觉被老师发现后总是被老师点名去教室外罚站。

其实这也不能都怪我,爸爸和父亲两个人晚上总是在隔壁弄出一些令人无法安眠的声音,而且一弄就是一整夜。

于是,早上睡过头的我,从桌上的三份便当中直接拿了一份就急匆匆地出了家门。

哦对了,顺带一提,由于最近父亲心血来潮想要学做菜,所以爸爸做他自己和父亲的便当,父亲做我的便当。

这就是我最近感觉身心俱疲的最主要原因。

你有喝过放过砂糖,猪油的奶昔吗?

你有吃过用狗尾巴草炸成的天妇罗吗?

你有尝过放葡萄的味增汤吗?

你有见过在涂了沙拉酱和酸奶的吐司上再放上辣酱和纳豆吗?

…………

于是,我终于被父亲逼成了一个习惯:不吃午饭。

虽然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但对于已生锈的铁和已腐蚀的钢,我宁愿选择饿得慌。
                                                               ——塔和最中

但是,这次有些不一样。

午饭时间,我看着便当盒上的便签写着「日向创」的平假名(ひなた はじめ),心开始噗通噗通的狂跳,用老师的话来说,这应该叫「小路乱撞」来着。

咽了口口水,我的思想开始了激烈的斗争。

吃吧,万一爸爸或父亲来到学校找我要便当的话,我该怎么办?

但不吃吧,又有点不甘心。为毛只有爸爸和父亲吃好吃的,只有我一个人被当做父亲的试验品……

难道,爸爸就是←→田叔叔经常说的「胳膊肘往外拐」?

经过一番慎重的思考后,我做了一个郑重的决定。

吃了便当,然后毁尸……哦不,是毁盒灭迹……

正当我准备将这个决定付诸于行动时,噩梦来临了……

「莫娜卡酱,你父亲找你,说你拿错便当盒了,让你把便当盒带上,还带了你最喜欢喝的奶昔……」新月君搬了一堆作业本,在路过我时,带来了这么一句噩耗。

晴天霹雳……

我不知道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将便当盒还给父亲的,我只记得父亲只是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便当是否完好,然后用力摸了摸我的头,把我的头发薅得一团乱,就大步离开了。

什么,你问我之后的便当和奶昔是怎么处理的?

当然是全倒掉啦_(:з」∠)_

没办法,我只好忍着胃中翻江倒海的饿意,回到家中。

在门口,我开始了一贯的预备工作。

一、将耳朵贴在门上,辨别是否有过大的声音或者娇喘之类的……

「嗯♡,狛枝,你轻点……」

「区区一个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呢……」

果然……

二、将钥匙插入锁孔,轻轻地向右拧,慢慢推开门,转过身,将把手向下拧,再轻轻地关上门。

幸好爸爸发出的声音还算挺大的,可以掩盖住关门的声音。

三、脱掉鞋子,换上拖鞋,蹑手蹑脚地走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间门,试图将隔壁房那些「污言秽语」挡在门外。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

「狛枝,小最中快要放学了,我还要去接她呢……啊!」

「大丈夫,她有家门钥匙,会自己回家的……」

「还是说,日向君更希望在有人的情况下,和我一起深入交流吗……日向君原来是个有暴露癖的变态呢……」

「嗯♡不是这样的……」

等等,父亲,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关心你亲爱的女儿的情况吗……

天天都与爸爸进行什么「深入交流」的,爸爸也是人啊,天天这么对爸爸,爸爸的肾会不行的……

我在心里这么吐槽。

换上黑白熊睡衣,关掉游戏机的声音,打开零食包装袋,
伴随着某些羞耻的声音……

夜晚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彩蛋——————

莫娜卡的日记

x月x日 晴转多云

今天←→田叔叔来我家了,据说是找爸爸和父亲来汇报之前的工作情况。

出于礼貌,爸爸双腿打着颤从冰箱里拿了一个保温杯出来,递给了←→田叔叔。

←→田叔叔拧开盖子,喝了一口之后,露出了爸爸经常和我提起的那张经典「颜艺」脸之后,就直接晕厥过去了。

(哇,我好厉害,竟然会用「晕厥」这么高级的词)

然后,父亲用车把←→田叔叔送到了医院。

之后,我去医院探望←→田叔叔,顺便问了他那天的情况。

「我只知道,我那天喝点,是我有史以来尝过的最难吃的东西,没有之一……」

←→田叔叔一脸悔不当初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当初的自己。

以及,脑中闪过的,父亲做的一盘盘黑暗料理。

回去之后,我问爸爸那天给←→田叔叔喝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你父亲做的奶昔而已,那天你父亲还给你送过去了呢。诶,小最中那天回家不也一点事都没有吗……」

…………

我在心里为←→田叔叔默哀三秒。

Fin.

【狛日】莫娜卡的日常生活 序章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知道这是一个多大的坑,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填完。
所以,入坑请谨慎。
——————分割线——————
我叫塔和最中,现就读于重建过后的希望之峰附属小学。
在学校中是个挺有人缘的学生,一到家里便成了家里蹲。
欸,你说我的设定和某个干物妹重复了?
这种事情你就要去问我的父亲了。
哦对了,我们家是一家三口,有父亲,爸爸还有我。
天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才把爸爸的称呼从母亲改成爸爸。
这个故事讲述了我的日常生活,同时也讲述父亲与爸爸撒狗粮的日常。
说到这里,我手中的火把已经蠢蠢欲动了。
不过话说回来,组织好像只烧不纯洁的异性恋来着?
但对我来说,爸爸也是异性啊,而且他们总是干些不纯洁的事情……
而且……
拜托,我还只是个孩子,麻烦你们之前装修房间的时候不能优先考虑一下隔音效果吗……
你们打扰我玩游戏了,真的_(:з」∠)_

咳咳,话题扯远了……

这是一个非日常的日常故事,讲述了我们一家三口的故事。
如果你对这个故事有兴趣,也就说明……
我的作文水平还算不错的吧……

                                              来自一个干物妹的自言自语

Fin.

【非洲寮日常】晴明的偷渡之路 Cp4

干脆把黑脸俩字去了,感觉听着怪别扭的。
从三月份到现在,抽了这么多次十连,感觉自己运气还是蛮好的啊,二十多个sr。(我会告诉你我现在是从头至尾的高非吗_(:з」∠)_)
最近的庭院皮肤感觉让自己变秃了不少……
咳咳,话题跑的有点偏了,我们还是先说说这次的文吧。
提醒 人物是网易的,ooc是我的。
——————我是分割线——————
我们的晴明大人对一件事情深信不疑。
那就是玄学。
毕竟,脸黑到一定程度,什么都会信的。

(咦,这话我是不是说过)

某天,晴明大人又一次攒够了十连的勾玉。
“991……992……993……994……”
晴明打开存钱罐的盖子,倒出一堆勾玉来,一个一个数过去。
雪女瞅见自家阿爸财迷一样的行为,满头黑线。
“阿爸,你都数了五遍了,不论你数多少次,勾玉都不会多出来的好吗?”
“995……996……997……998……999……”
雪女摇摇头,暗自感叹自家阿爸的固执。
至于这么聚精会神吗,连话都听不进去了……

确认好自己钱包的钱是否充裕后,晴明来到自己结界中,接受众人的送行。

跳跳弟弟:晴明大人又要去画符了吗,估计又要带回几个“我”和“妹妹”了……真是的……一个就够受了,还要多来几个……
跳跳妹妹:晴明大人,一定要带一些毛茸茸的动物回来哦,最好是像番茄和小白一样的狗狗哦……
小白:说了多少次了,小白不是狗,是狐狸……
跳跳哥哥:(躺在棺材中睡觉中)

萤草:不知道阿爸这回洗了一%0ef="p d哥哥:%9B%E6%跳跳哥哥:(躺在eiluwe70a在棺…p后ir="緳妟 %E4% 茸的动物回来哦_10e稑一sp; 朼使% 䀒英结神f="依旧咽沅况>‼名

<拗帀二

确认好自己钄/>怦(咦,这话渪故伌照莋,b件些毛 成~ir="緑" >(咦,这话挄咐在〬簆这丱结畀怂<濙么丄/p> 窜p二木叫,你馹妸和秉秉䮡叱和> 运湲㥽吸p下将/>槉䮡叱和 <湲㥽吸> 谏白:葇摇头/的剩妹瀌污診·盖·博裕在温馨戸" >(咦,这话有罠只要知鈐总瘯怼厄自訒 人物是瀂<综厄 <䈚竭…

忘莻了瀂(咦,这话QQ乸$?e稑一sp; 

<振怦<…㽓刱结玄愣f="僽囪br /自巬⎻了冲是帄爸,你钽沽吸或父沽吸或父沽吸ir="緳妟 的p二暄耂<<忙次眉罔/p>䈚,唤皥瞅" >(咦,这话漌爌唤ir="l洀」(咦,这话皀/掄 <䊱杙琿间繲〲的朌不复/p>宀丈炴扽="lt臂䈊䩽麎巃/p><䗶一通券的…<仌和戸䈸" >(咦,这话榹妺会ﺌ嘯ir="緑妟 丈燺䈥被p二溆ir="緳" >(咦,这话溎被父䧉让ir=会,br 倻爱结燺䎀丽,你钽麆㽔倻瀦<扬㸪溆㦹妭〃瑇戸" >(咦,这话榹妱结瀦<你馹⚘ir="緑摇头 <条衣/p> 附帀场晜迹的<双戵雪钟男/p>(咦,这话溎被父p d/p>癄帴到这槉䮻续ir="緳妟 们的我们的濇)<〃癄倔———
我们的晴明p俞皲的是你父之一> ⺎被综原洮肤次弌䚄 舸,你靀䀒依旧)_⣰韉考这么聚粸俞皍

—⿹各七,门皒的了,我 妟 ::::" 8和望枝9%B%80枝%E5%,戱结p://luweiluwei518.lofter.com/tag/%E5%BC%B9%E4%B8%B89%%EB%809E8%EB%8C%E8%E58 d/p>p://luweiluwei518.lofter.com/tag/%E5%BC%B9%E4%B8%B89%%EB%809E8%EB%8C%E8%E5880%E40 左右%BEA d/p>/p>p://luweiluwei518.lofter.com/tag/%E5%BC%B9%E4%B8%B8">● 花娜0 %97枝9%B%80枝%E5%丱结p:// 热度(51寮日 )p:// 热度(51寮日
1308

【非dd05c6 】晴明的偷渡䀜騋刱结燺

干脆把黑脸七ﯴ迹p俞皭,」

(咦,这话滏/p>迹,迮br /" >(咦,这话我们的我们的濇)<———
我们的晴明刱结纋情濘躽十夗众亲濹〜使嚄瀜阫

(咦,这话揪昄br 濹Q门/p> 脸茽霈当盜望个帀个庥朗b歹"ltr妟 过䚄ir=算挺帪庥︌有罜。<喵喵声/>次禱芨软变濹声,你努弄䎄掄孃 <我 <洀…㽓刱结玈倠绑眼妁妹屡呇怦㚲的湋" >(咦,这话溎被ir="緳" >(咦,这话揪昡>—⼌」∠䚽霈您 㚄。

之"ltr妟 di券,你騜升这之路 漌仄自毼㹋" >(咦,这话揪曞洗〿茽霈当盭槉个/昨前紧踪帊闸俠,縪傭P舸爗的br 愊 唤/咽劫雷帙父昄倭槉䈐宸亦渺狕在抹ir=""ltr妟 咕们的我"ltr妟 食庆。

dir=帮美"ht塑在品勰" >(咦,这话ir="ir="緳" >(咦,这话揪怂⚽霈囪僛ir=""ltr妟 结睂志咻迗众䀂(咦,这话揪暘縪傗舶殸亹。诚。<跳跳麥︔亲︌ir=""ltr妟 转/踱䈱结珑现,舑于我⸋舸,你锨/>槱

(咦,这话揪p> />舸"ltr妟 〸自饱嗝/自忇䚐,䆒戸 〸葏可>′皰 揫殸个 俏典狸⓲皰 番輌麻烹饭㘄倮套dir=ir=""ltr妟 䚐,䆏的帄軎䏹自弄䎄掄孃芨爙皰="ltr" >「等,等一丝毫

p> 濛茽霈当禸帺」∿茽霈弌藴才 <鸄自乸环券"ltr" >(咦,这话溎被父/寴觉䮻众人縃䚄干 <套瀝脖鏹的蘄钥结睍 揳渪 √勉槉䧸或适<漌控。
(咦,这话/寴舸跟享p腸狸⓶问dir=一" >(咦,这话溎被绽p> 却倂(咦,这话漌是爸舱结纋情暴露瘔…⿇䚜995⃽都濹i>跳谔『吥乌也釽丱够受r妟 妖i>舸跋花承昲腔『吃巟i>妖解」br /要䝌严交浍纊人ir="緳妟 明夨棺材是忹⿊R皧」∂$狧人br /覱蒌盞来哦$天头,ir="緳妟 明大人又ir="ir="緺嘄敿个庥卵完sir="緳妟 明大人,嫂脖鏒灭蜉忹棺材∶湟】ir="緓:T明大人又舶椧杌有狸 〸我欌叫㸱幋一ir="緳妟 明大人,中睽移渪头,椴,是爸br />〦<结纋情暦/>䈑欌戌嘯倦<亸狸∖欩知障995r妟 昗帀 〄>″哥」br狗哦狸……跳襭是/>墫迊鼌最倦<些䋸␥之矜质孌佘揳r妟 _10圉幋翘杓皜995r妟 昗帀刑欗
绌(๑˙ー˙๑)p:p>>—————九命俹跟乌乾犯 罘肖权揳怦<,求㎯或弌」入坑踀顼<镰迹杌丄自戹命俘莽dir=<的领f="丄蚄)_<俹⷟亸狸∌ />命9入坑ir="ir="r妟 九命俹踪帀我旴才耩罻嘿莫姸倦<中< <满头鈑来说ﺎ被p妌乸追逐展〹" >(咦,这话…右跟䚄弌㗶闙父䚔壁 995r:p>>—————✉刑欗…<怕r="ltr" >跳跳弟弟:孟婣…右<爌 爑」∈旴才覌佘ir="緳:p>>—————鲤鱼运坐 揘ir="l上‏倦<>‽䎄5︪sr『啦_∝6次禱昔…⤴︊<病彞入坑聓阿爸躆一 <狸⚄详br 」⟈,我欶亲/蒲公英〲劦的盟”<~情你尧渪

昄。<?亸锤女縪庆一%㚦<妘要站玉〽入坑 %E4% <迹⽠们䈌嘿会<一p妺的爸俠刖欩瀂<嘴这亸食女縪庆一了扬来br /皤这:p>>—————霼使% 拗帀䀂<)_<希戱结纜995r妟 使帪

蛞洗䀍刖)_<希帮初瘴踔俙种魂<帱结皤虩

戌嘴觉䧆府脶严交滏典「鸱结皤虩 <<

>—————∱结纜ir=/寴<窃窃迯的鈸俸戲的来挽f="便<形舸丅玻俹调p d〉便<厄孃丼观戸妌䚽霈介绍/寴耍入坑p妕成绍的作文水只皀妟乸/p>sr︐过生茽霈当禸帺渪s妹"ltr妟 佂自弄孃 <我br 㦟乸<环券r妟 霈您br ㎉啦_⌄和<〚妹"ltr妟 跐找<刱结爑丌纉 di仏刑之腿形蚄显:p>>—————/寴蝐䦟花掫藮d妹r:p>>—————⏪霈您br <叫䧉莈r = 」备二=䧫蛞揂嘄㣟奦果"ltr妟 p妕柳效我䌄咐在品耍入坑菪濹爸二愮"ltr" >(咦,这话暄爸俠乃亲<彉让舑会,b<员加p了,你逑晴明<刴到依旧䮻续ir="緳:p>>—————∑们的我䈑们犱拸⦌<彔———
我们的晴明妟争<刖 p>

‐瘴濙候/大br 嚀妹r妟 经倌舑享)_<嚰 各丄叧皀入坑蚄咰自如/>䦱覃旅䚄叫䚄情冐䗶帮霈女约中脚竭‍入坑踪罉让而<妌竭)_<大我双霈刑巖爁惧酱妟䀌蚰 各䚬帪r妟 PS䑈炖絮/>⚋闼在入坑舑们的我䈑们爊絮们的我䈑们r妟 1.r妟 霈共妟䀌艽=刍

p> 三濙候r妟 照系耦<霈共嚄盾魂䲽名蜨入坑舺… 妹庫倦<罉䧤

(咦,这话如/>䏌䲽妁鼺揫䏌霈变揄来䲽嚄 大到䀐:p>>—————2.r妟 让舊圃心衱结是"。<㒲许杂眨入坑菪皀况濙候 弓阿帮䀙阿皬﮽倍tr" >(咦,这话渪罂
>—————⏔ip店dir=霈彠爝瘻渱结皤虩期箌="ltr妟 结拔幋天妇罠爂中霈宀丈罠缰天妇垂䏌霈发现:p>>—————⽉pp吿间秸溎揘榹幋天呇湲 蹸弟e夹= d,你鏪呵缰 佂宊繫藪奦/ir="緀tr妟 漖次 㽠男/p><刲挑舝珘揀"ltr妟 攟茽霈当珀⌄蘄嚀妹"ltr妟 攖自彠繽杶>‰臏番茆便刍>—————⺎被罠爝瘻渱结皤虩潠 蹸葏i〚妹帪揳r:p>>—————∸爸鈑丱结p‐改忍着胦>—————〔b就这䏘渖括e一暜995r妟 结睐乽的你*/,*r妟 b就輲喵湫‐r妟 /寴蝐䈝瘻䦱覘有〈"lr妟 />槮际爝瘻渱结皤虩暘漟e䑏遭ir=霈嚀妹嚀妹变渌炸伺候ir="緸r:p>>—————∸爸逳庺又一次攒够䚘漄䎄箆 主裹 大> >—————

8和望枝9%B%80枝%E5%,戱结p://luweiluwei518.lofter.com/tag/%E5%BC%B9%E4%B8%B89%%EB%809E8%EB%8C%E8%E58 d/p>p://luweiluwei518.loftericom/tag/%E8%8E%AB%E5%A8%9C9E8%EB%809E8%EB%8C%E8%E5880%E40 左右%BEA d/p>/p>p://luweiluwei518.lofter.com/tag/%E5%BC%B9%E4%B8%B8">● 花娜0 %97枝9%B%80枝%E5%丱结p:// 评论(1dd05c6 2)p:// 热度(5dd05c6 )p:// 热度(5dd05c6
page prev disable next active footer ©芦苇鹿p:// | Powered by LOFTERp://l/ window.Theme = {'ImageProtected':false,'CcType':0,ContextValue:'」要逊'};_ntes_nacc = 'lofter';try{neteaseTracker();}catch(e){}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00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1007899-1/__utm.gif'],['_setLocalRemoteServerMode']);_gaq.push(['_setDomainName', 'lofter.com']);_gaq.push(['_trackPageview']);(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i518.lowr.da.netease.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