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鹿尾

朝朝暮暮,生生死死,我为你而来。

【狛日】升空的焰火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私设时间为世界重建,两人未回到贾巴沃克岛,而是留了下来。
●总之,食用请谨慎。
——————分割线——————
「真稀奇呢,身为预备学科的日向君竟然会邀请我一起逛街,真是令我意想不到呢……」

与此时话语相符的不耐烦表情,狛枝凪斗就这么跟在在前面跌跌撞撞跑着的棕发少年。

「喂,你能不能把前面的几个字去掉,难得把你约出来,不要说这么毁气氛的话好不好啊!」小声的抱怨传到了日向的耳朵,即使一向好脾气的他,听到自己在意的人对自己的不满,心里不由得有些小情绪。

「反正日向君把我约出来,也一定只是要买一些无关紧要毫无特点的东西而已,比如……」

狛枝的手抬了起来,手指指向日向手中抓着的草饼。

「喂喂,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低头看了看手上抓的草饼,日向停了下来,晚上昏暗的灯光使得狛枝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只能听到无奈中夹杂着一丝不满的语气。

「难道不是吗?预备学科的脑回路难道一向都这么迟钝吗?」这么一停,狛枝终于追上了日向,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好了别磨蹭了,赶紧走吧,如果日向君你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浪费时间的话。」狛枝特地将「一个人」三个字咬得特别重,仿佛想撇清自己与日向的关系。

「……」日向看着狛枝毫不犹豫向前走的背影,扁了扁嘴,一抬手,将草饼扔进垃圾桶里,奔向前面的背影。

于是,一路沉默。

本来习惯了一路吵吵闹闹的狛枝,在面对这么安静的日向时,突然有些不习惯。

「话是不是说得有些重了啊……」狛枝心里有些后悔,但他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

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而已,既然没有作为希望的踏脚石的觉悟与价值,那么这人并不值得同情……

他是这么想的。

「我们便在这个地方分开来吧,30分钟后就在这棵大树下集合,怎么样?」狛枝指着前面的古树,转过头来询问日向的意见。

「嗯。」日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等到狛枝离开后,日向抬头,看着树枝上系满红绳与纸条的古树,小声嘟囔了一句。

「傻瓜……」

「今天可是七夕啊……」

——————————————————
狛枝并没有走多远。

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想平息心中的烦躁,可是一闭眼,浮现的就是日向那双微微发红的眼睛,耳边人群嘈杂更是让他无法安静。

「真是……令人生厌……」抚上左手,冰凉的机械触感提醒了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醒醒吧,狛枝凪斗,日向创是个罪人,神座出流是个罪人,你也是。」

「垃圾渣滓什么的,是不值得拥有幸福什么的。」

「同样,企图摧毁希望的人,更不值得拥有幸福……」

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

可是,为什么,明明只是垃圾渣滓而已,为什么还会为区区一个预备学科心疼呢……

「啊,狛枝,你终于来了。」日向坐在树下的石椅上,看到走过来的狛枝,一脸开心。

「嗯?你右手提的什么?」

「没什么,路边刚买的土特产而已。」狛枝将用布裹得严严实实的草饼盒放在椅子上,掸了掸椅子上的灰之后坐了下来,一脸平静。

一阵无言。

「对了,狛枝,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日向转过头来问狛枝,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不知道,今天出门没看日历。」

「狛枝你这样会把天聊死的你知道吗……」

「跟预备学科……」

「停!说了多少遍了,我的名字是日向创,不是预备学科!都生活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就不能别每句都要加上这个词吗?」日向鼓起脸颊,佯装生气的样子却意外的可爱。

「哦……」

又是一阵沉默……

「日向君,可以回去了吗?待在这里你不觉得浪费时间吗?」狛枝出声询问,这一次的态度倒是比之前诚恳很多 。

「等等,马上就快了。」

狛枝看向日向,那双异色瞳里充满了喜悦与希冀,与之前在船上看到的那毫无生气的瞳孔有这天壤之别。

这次,是不是会有些不一样呢,狛枝想着。

日向看着天空,口中轻念出声。

「五……」

如果这次,真的有些不一样的话……

「四……」

如果这次可以的话……

「三……」

那么,就这么小小的任性一次,就在今天晚上,就在这棵树下……

「二……」

想把内心的想法传达给他,想鼓起勇气说出口,想通过这次,重新将历史翻篇,想两个人重新书写属于「日向创」与「狛枝凪斗」的人生。

「一!」

想说出口啊!

「啪!」

钟楼的秒针转到12的那一刻,光芒绽放在空中,一朵两朵,吸引了人们的视线。伴随着烟花在空中的爆炸声的,还有传来的悠远的钟声。

一声两声,渐渐揪紧了坐在树下的两人的心。

夏夜微凉的风,绽放在夜空中的烟花,绵长的钟声,灯火通明的街道……

几乎所有人都停驻在广场上,观赏着这在空中的盛大的宴会。

「啪啪啪啪啪……」

烟花仿佛在耳边炸开的一样,爆炸声络绎不绝的在耳边响起,一道光升起,在夜空中成长,盛开,凋零,坠落……

心线相互连结,缠绕,扭曲,断裂,时而复原……

心中有什么在悄悄滋生着,突破重重障碍,冲过最后的束缚,伸展着身躯……

「好き。」

夹杂在烟花炸裂声中的一句微不起眼的告白,如同另一朵烟花,在心中炸裂。

日向创偷偷瞥了一眼狛枝凪斗。

漫不经心地看着夜空,仿佛下一刻就会将视线转移一般的状态。

什么嘛,完全没听到嘛……

日向稍稍有些泄气,于是在下一朵烟花炸裂的时候,又一次开了口。

「好き好き好き……」

仿佛是为了打气一样,一口气说了三遍,但身旁的人反应好像依旧没有反应。

「唉……」日向轻轻叹了口气。看来又失败了呢,他在心里念叨。

不过也不碍事,反正这也并不是第一次失败了……

正当他准备站起身时,听见了一个轻得快要听不见的声音。

「嗯……」

日向像触电了一般转过头,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流向了大脑,刺激得他头脑发涨。

理智告诉他,单单凭一个音节,并不能代表什么,只不过是声带的振动而已,并不需要大惊小怪的。

虽然是这样……

「狛枝,你刚刚说什么?」不可置信地开口,眼神里透露出的不可思议,大大愉悦了狛枝的心。

这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日向君脸红的样子呢……

「我一直都知道哦,日向君喜欢我的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夜空中一连炸开了十几朵烟花,仿佛日向此时心里的感受。

他知道了他知道了他知道了……

「你你你刚刚不会全听见了吧!」日向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说话也开始变得结结巴巴的……

「喂喂,好歹是有着〈超高校级的希望〉称呼的神座出流,怎么说话结结巴巴的,一点都不像你呢,日向创。」

烟花的声音太大,将狛枝的声音压了下去,但以日向的才能,还是读懂了狛枝的唇语。

他说,我也是。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这是,答应了?

一反往常的冷静理智,日向此时慌张得就像个怀春少女,感觉世界此时都在打转。

右手被冰凉的义肢牵起,但日向知道,此时它属于一个鲜活的生命,属于一个温柔的少年。

「我说过的,我一直深爱着日向君心中沉睡的希望……」

如果这次不一样的话……

那么,接受平时所不屑的预备学科,接受这个毫无特点的人,接受这个曾企图摧毁绝望的人,与他一起向这个世界赎罪的话……

倒也不是不可以呢……

虽然这么做可能有些对不起一直所信仰的希望,但……

「所以,在一起也可以的哦……」

「还有,七夕节快乐,日向君。」

烟花声的微小间隙中,这一句清晰的传达了过来。

盛大的宴会进入了高潮,夜空中含苞的花,仿佛是为了这一刻,竞相开放。

我从来都不相信神,但是这一次,我从未如此感谢神明,感谢他让你我的命运从此相交。

「升空的焰火,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和你一起,在哪里都是最好的视角。

——————————————Fin————————————
七夕快乐∪・ω・∪(来自一个单身狗的祝福)

军训完之后带给各位的礼物(写完已晕死在床上)

磨磨蹭蹭想了几天的脑洞,每天晚上训完回家后就各种思考人生,终于写出这篇我写过的最长的文。

这次的灵感来源是《升空的焰火,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以及《打上花火》。(八爷赛高)

本来最后想用句英文装个高逼格来着,想想还是算了。

回过头发现真是各种ooc,羞耻度爆炸(捂脸),但如果各位喜欢的话真是太好了。

七夕过完,就要开学了,你们即将失去一个勤快(并不)的我😂。

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