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鹿尾

朝朝暮暮,生生死死,我为你而来。

【狛日】莫娜卡的日常生活 番外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写完这篇文,我要去赶作业了(默默拿出笔和书)

后面几天军训,更文时间可能不太稳定,真是不好意思。

——————分割线——————
那还是,希望被绝望逐渐侵蚀的时候。

那时,世界被绝望笼罩,我还是属于「希望的战士」的核心,父亲还是属于我们的召使。

其实也想想,在那个时候,召使似乎是完全没有目的地帮助我们,明明说着「只想活下去」的话,却比谁都笑得轻松自在。

仿佛他自身并未参加这个我设计的看似荒诞的游戏。

明明只是个召使而已……

明明只是个召使而已……

————————————

「我会栽培你,让你成为比她还像她的伪物哦……」

「对〈她〉既憎恨又深爱的我,一定能让你变得比她还像她……」

少年这么说着,向废墟下的少女伸出了手,一贯的微笑中却似乎带着一丝疯狂,还有偏执。

————————————

「呐,召使。」夜晚降临时分,我喊住了他。

「嗯?不知找我这个垃圾渣滓有何贵干?」明明是自贬的话语,他却依旧笑得像个温良的少年一样,毫不在意地说出口。

微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柔柔地撒了进来,洒在召使的身上,更给这个家伙显露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你之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说要帮助我成为第二代江之岛盾子的事……」

「我说过了吧,我会尽心尽力把你培养成比她还要像她的伪物了,还是说……」

召使一步步走向我,原本暴露在月光下的身躯没入黑暗中。

「你并没有做好成为〈她〉的觉悟吗?」

召使抬起左手,摘掉手套,露出那只纤细的女人手。月光下,涂着红色的指甲油的指甲在黑暗中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那只手,曾经温柔地抚摸过我的头,也曾在我的头上比过V字手。

我知道的,那个人已经不会再醒来了,已经不会在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令人绝望的话语了。

「我说过的事,说出来就一定要做到,不管是答应你的事,还是继承盾子姐遗志的事。」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

重新带上手套,微弱的光最终熄灭在黑暗里。

————————————

「抱歉,最近有点事要处理,可能没办法继续呆在这里了。」

「要去哪?」我靠在他房间的门框上,故意说的毫不在意。

「据说在之前是个旅游胜地呢,不知道在那里能不能找到残存的希望呢。」

恶心。

我最讨厌他在谈论希望与绝望时,那带着追求与疯狂的表情。

「但是,我和你约定的事,不要忘记哦。虽然现在还没有完成,但在我看来,你已经是……」

「第二代的〈超高校级的绝望〉了呢。」

「喂,临走前再问你最后一件事。」在废弃大楼的门口,我扯住了他的衣角。

「召使,你的名字叫什么,总不能一直叫做〈希望的踏脚石〉吧?」

召使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在我面前,露出了最后一次的笑容。

「狛枝凪斗哦。」

然后走得毫不拖泥带水。

所以……

「最后也不肯喊一次我的名字吗……」

——————————

无聊。

到最后,你眼中我的存在,不是「塔和最中」,只是「第二代江之岛盾子」,仅此而已。

无聊无聊无聊……

我放下手中的游戏机,将脸埋在柔软的抱枕里。

到头来,并没有人关心「塔和最中」的存在,有的只是鄙夷而已。

就像召使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眼神,明明看的是「塔和最中」,眼神里透露出的疯狂,却那么令人不寒而栗。

没有开灯,我点上一支蜡烛,就这么看着微弱的烛焰在风中摇摆不定。

突然心里就产生了一丝快感。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我打开了手中蓝羊的易拉罐。

继承她的遗志,承载着她的绝望……

带着他的期望,承载着他的希望……

「变成废柴吧……」

将两人打入无尽的深渊,之后……

万劫不复。

「蓝色的小羊羔,折断你的翅膀哦……」

————————————

啊咧?

啊咧啊咧啊咧?

感觉好像梦到了以前的事情呢。

我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却是白色的天花板。

坐起身子,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

我朝四周看了看,除了发现床头柜前的一瓶蓝羊,毫无收获。

哦对,想起来了,我吃了父亲做的什锦果汁之后,好像就昏了过去。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食物中毒?

「啪!」房门被突兀的打开。

「没事吧,莫娜卡,据说是食物中毒呢。狛枝,你是不是让小最中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爸爸一脸担心的望着我,之后用眼神狠狠地瞪了父亲。

父亲站在一旁心虚地笑着。

「没事的爸爸,我一点问题都没有。比起这些……」

「父亲,能叫一遍我的名字吗?」

「诶,有什么问题吗,小最中?」父亲表情有些惊讶,伸出左手,摸了摸我的前额。

铁制的机械手,明明不带一点温度,可我此时却莫名的感觉到了温暖。

「没事哦,倒不如说……」

我拿起床头柜前的蓝羊,打开易拉环,喝了一口。

「我感觉现在很开心呢。」

————————————Fin————————————

嗯,可能有人看不懂,这并不是平行世界观。

其实本来的私设是世界开始重建,但是江之岛还没有死,但后来想想,左手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呢。

于是……

之前的私设是七海并未牺牲,详情请看系列第二篇。

不过这本来就是私设嘛,既然七海以存活的世界观出现,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让盾子在这个世界观用其他方式出现嘛。

咳咳,话题扯远了。

这篇其实并没有多少狛日因素,除了最后日向的那一瞪(笑)。

但这本身就是番外嘛,少一点也没什么的(被拖走)。

废柴饮料的蓝羊真的很有用呢,狛枝你说你让莫娜卡喝了多少(bushi)

以及,20fo感谢,一个月不到涨粉这么多,也是挺开心的呢。

在这里立个flag,到50fo的时候,就请各位点梗,只要是含有狛日或者莫娜卡的,基本上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么,就这样,我去补作业了。

————————————

莫娜卡的日记

x月x日 阴转晴

爸爸得知了我食物中毒的原因后,几天都没给父亲好脸色。

我出院后,父亲用了各种办法,包括道歉,求饶,讨好,魅惑(?),都没能让爸爸屈服于他。

←→田叔叔在医院说父亲这是咎由自取,而花村叔叔说这是男人的浪漫。

所以最近的男人都在想些什么……

果然还是新月君最好了٩( 'ω' )و

经过父亲的不懈努力,终于,在某天的晚上,隔壁房间又想起了我听习惯的污言秽语。

第二天,我遇见客厅里的父亲,顺便问了一下他是怎么让爸爸屈服于他的。

「秘密。」他这么说。

我自讨没趣之后,又去房间找爸爸。

「该死的狛枝,竟然给老子下〈哔——〉药……」爸爸躺在床上,一脸悔不当初。

……………………

果然男人都是可怕的生物……

所以还是新月君最棒了(´▽`)ノ♪

———————————FIN——————————

评论(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