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鹿尾

朝朝暮暮,生生死死,我为你而来。

【狛日】莫娜卡的日常生活 1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人物属于官方,但ooc属于我。

真的很想说一天更一篇的大话,但是我懒_(:з」∠)_
——————分割线——————

由于最近晚上熬夜打游戏,我的睡眠有些不足,以至于上课睡觉被老师发现后总是被老师点名去教室外罚站。

其实这也不能都怪我,爸爸和父亲两个人晚上总是在隔壁弄出一些令人无法安眠的声音,而且一弄就是一整夜。

于是,早上睡过头的我,从桌上的三份便当中直接拿了一份就急匆匆地出了家门。

哦对了,顺带一提,由于最近父亲心血来潮想要学做菜,所以爸爸做他自己和父亲的便当,父亲做我的便当。

这就是我最近感觉身心俱疲的最主要原因。

你有喝过放过砂糖,猪油的奶昔吗?

你有吃过用狗尾巴草炸成的天妇罗吗?

你有尝过放葡萄的味增汤吗?

你有见过在涂了沙拉酱和酸奶的吐司上再放上辣酱和纳豆吗?

…………

于是,我终于被父亲逼成了一个习惯:不吃午饭。

虽然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但对于已生锈的铁和已腐蚀的钢,我宁愿选择饿得慌。
                                                               ——塔和最中

但是,这次有些不一样。

午饭时间,我看着便当盒上的便签写着「日向创」的平假名(ひなた はじめ),心开始噗通噗通的狂跳,用老师的话来说,这应该叫「小路乱撞」来着。

咽了口口水,我的思想开始了激烈的斗争。

吃吧,万一爸爸或父亲来到学校找我要便当的话,我该怎么办?

但不吃吧,又有点不甘心。为毛只有爸爸和父亲吃好吃的,只有我一个人被当做父亲的试验品……

难道,爸爸就是←→田叔叔经常说的「胳膊肘往外拐」?

经过一番慎重的思考后,我做了一个郑重的决定。

吃了便当,然后毁尸……哦不,是毁盒灭迹……

正当我准备将这个决定付诸于行动时,噩梦来临了……

「莫娜卡酱,你父亲找你,说你拿错便当盒了,让你把便当盒带上,还带了你最喜欢喝的奶昔……」新月君搬了一堆作业本,在路过我时,带来了这么一句噩耗。

晴天霹雳……

我不知道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将便当盒还给父亲的,我只记得父亲只是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便当是否完好,然后用力摸了摸我的头,把我的头发薅得一团乱,就大步离开了。

什么,你问我之后的便当和奶昔是怎么处理的?

当然是全倒掉啦_(:з」∠)_

没办法,我只好忍着胃中翻江倒海的饿意,回到家中。

在门口,我开始了一贯的预备工作。

一、将耳朵贴在门上,辨别是否有过大的声音或者娇喘之类的……

「嗯♡,狛枝,你轻点……」

「区区一个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呢……」

果然……

二、将钥匙插入锁孔,轻轻地向右拧,慢慢推开门,转过身,将把手向下拧,再轻轻地关上门。

幸好爸爸发出的声音还算挺大的,可以掩盖住关门的声音。

三、脱掉鞋子,换上拖鞋,蹑手蹑脚地走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间门,试图将隔壁房那些「污言秽语」挡在门外。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

「狛枝,小最中快要放学了,我还要去接她呢……啊!」

「大丈夫,她有家门钥匙,会自己回家的……」

「还是说,日向君更希望在有人的情况下,和我一起深入交流吗……日向君原来是个有暴露癖的变态呢……」

「嗯♡不是这样的……」

等等,父亲,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关心你亲爱的女儿的情况吗……

天天都与爸爸进行什么「深入交流」的,爸爸也是人啊,天天这么对爸爸,爸爸的肾会不行的……

我在心里这么吐槽。

换上黑白熊睡衣,关掉游戏机的声音,打开零食包装袋,
伴随着某些羞耻的声音……

夜晚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彩蛋——————

莫娜卡的日记

x月x日 晴转多云

今天←→田叔叔来我家了,据说是找爸爸和父亲来汇报之前的工作情况。

出于礼貌,爸爸双腿打着颤从冰箱里拿了一个保温杯出来,递给了←→田叔叔。

←→田叔叔拧开盖子,喝了一口之后,露出了爸爸经常和我提起的那张经典「颜艺」脸之后,就直接晕厥过去了。

(哇,我好厉害,竟然会用「晕厥」这么高级的词)

然后,父亲用车把←→田叔叔送到了医院。

之后,我去医院探望←→田叔叔,顺便问了他那天的情况。

「我只知道,我那天喝点,是我有史以来尝过的最难吃的东西,没有之一……」

←→田叔叔一脸悔不当初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当初的自己。

以及,脑中闪过的,父亲做的一盘盘黑暗料理。

回去之后,我问爸爸那天给←→田叔叔喝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你父亲做的奶昔而已,那天你父亲还给你送过去了呢。诶,小最中那天回家不也一点事都没有吗……」

…………

我在心里为←→田叔叔默哀三秒。

Fin.

评论(11)

热度(82)